剧情录
您现在的位置: 剧情录 >> 港台电视剧情介绍 >> 正文
  • 两个爸爸分集介绍(21-30)

两个爸爸分集介绍(21-30)

阅读: 更新时间:2021/7/15 11:14:28 电视剧两个爸爸

第21集
   晚上温蒂回到家里,做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家族树”。可是她看到他的家族树上只有三个人,所以第二天早上起来跟爸比说她他们的家族树就根本不像家族树。振华劝她说她画得很好。翔希也过来跟她说她画的家族树很好,可是温蒂跟两人说她想去方老师家把爷爷奶奶都拍下来做成一颗家族树。振华就跟静竹联系,静竹没空接电话,静竹爸爸接到电话,说欢迎来他们家里。    翔希要跟他们一起去静竹家里,振华劝他在静竹家里不要出状况,翔希答应。翔希来到静竹家里,静竹就给他出了难题,可是翔希答应了振华就跟静竹没有撕破脸,所以还算和气。飞竹也怕翔希就把他拉走了。问他映帆的事情,翔希才知道飞竹喜欢映帆。    振华在厨房帮助静竹的妈妈做饭,静竹进来看到振华这么会做菜就夸奖他。吴洁茹在家里画画,可是黑子把她的画碰掉,并沾染上颜料,吴洁茹很伤心,就带着黑子出去了。来到振华家里,可是振华他们此时在静竹家里和他们共享晚餐呢。晚饭后,温蒂和静竹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翔希跟振华看到温蒂和静竹这么开心,都很满意。    三人回到家里,却被吴洁茹吓啦一跳。原来她套着头抱着猫蹲在他们门口。洁茹说话非常跳跃,翔希听不懂,可是温蒂和振华都很懂,他们又请她回家吃饭,吴洁茹好像饿死鬼一样,吃过面后她跟温蒂一起做喜欢树,两人拼的也很开心,翔希看到温蒂把正雄也贴上来,和自己的画像靠的很近,就要求把他的照片贴的离他远一点。呵呵。最后温蒂还给黑子爷爷(翔希爸爸)留了一个位置,翔希听到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飞竹给翔希打电话约他出来打篮球,完了中场休息时候飞竹又跟翔希打听映帆的事情,两人正说着,静竹也来了,扮鬼吓他们两个。晚上,翔希又做梦见到妈妈和爸爸,振华和温蒂听到翔希说梦话,进来安慰他。    第二天,翔希上班回来却看到爸爸,这次他没有直接走掉,而是和爸爸坐在一起谈话。很长时间,两人相对无言。最后,翔希打破僵局,他问爸爸为什么当初要否定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后悔有他,爸爸解释说他从来没有后悔有他这样一个儿子。爸爸承认自己的懦弱,扛不起责任,伤害到妻子和他们母子,说自己根本不是个好爸爸。他现在很想找点机会弥补他,希望他幸福,不要翔希受到他的影响。翔希却说他难过的是他不能拥有他。    翔希回到家里,振华和温蒂已经在等他回来了,还给他准备了他做喜欢吃的饭菜。振华说他没又想到翔希会主动去找爸爸,翔希就是说面对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温蒂听到“面对”一次就问什么意思。弄得两人又愣住了,该怎么回答这个机灵鬼呢!
第22集
   吃饭的时候,温蒂询问翔希他们什么是面对,翔希和振华不知如何回答就绕开了。  上学路上,小雄展示自己的家族树,发现小雄爸爸的照片涂黑,因为雄妈妈说,爸爸太帅了,不能给别人看。温蒂展示自己的树,小薇说你的树好小哦。温蒂说,我有棵更大的喜欢树哦。说起小雄被贴到角落了,翔希在办公室不禁打了个喷嚏。  飞竹带了一大束花送给映帆,不料她不在。翔希招呼飞竹喝茶,刚好映帆回来。映帆一见飞竹就眉头紧皱,把他带出事务所。咖啡厅里,映帆表示自己喜欢的不是他这型。飞竹却说,我会改变的。映帆只好说,这是我的问题,我还没准备好接受一段新的感情。木讷的飞竹点明了映帆失恋哦。映帆尴尬离开,飞竹深感内疚。静竹告诉哥哥要给江律师一个人冷静的空间,恢复一下失恋的伤痛。飞竹搜索安慰人失恋的办法,计划陪映帆聊天喝酒,让她开心。静竹对哥哥认真的态度表示很开心。  温蒂看着还空一格的喜欢树,想要爹地带她去找黑子爷爷。翔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振华借口要温蒂收拾茶几来解围。  小雄妈妈不让他跟温蒂小薇一起玩,温蒂就说要带蛋糕去学校给小雄吃。大姐姐路过花店,就进来跟温蒂小薇一起画画。晚上,振华跟温蒂回家路上,遇到雄妈妈带小雄去上培训班,原来小雄要参加英文课,钢琴课,跆拳道课,素描课。。。  翔希加班回来,振华检查文件袋看有没有暗藏巧克力。翔希支开振华,变出巧克力给温蒂,还是被振华发现。第二天,翔希准备上班时,看到日历,想起来温蒂8岁生日快到了,跟振华商量要开派对。振华表示要考虑一下。为惩罚昨晚违禁品,振华给翔希特制了他不吃的鸡蛋巧克力土司。  上学路上遇到小雄跟小薇,小雄晚上一点才睡,想要振华跟他妈妈求情让他可以早点睡。送走三个小朋友,振华回温暖花坊的路上,一直有个黑衣人尾随其后。小芳来上班,看到黑夹克站在门口,刚想叫他,他却被吓到马上跑,撞上电线杆。  振华去看吴小姐,发现黑夹克站门口,原来他是咏洁的堂哥。堂哥看到城堡那三张画,讲起咏洁的故事:咏洁的妈妈非常神经质,一点点声音就能把她激怒,所以咏洁从小就被压抑得不快乐,唯一的发泄途径就是画画,妈妈什么都帮她做好,她就成了被迫长不大的洋娃娃,连瓦斯都不会用,咏洁的爸爸不想跟妈妈吵架,就长期在国外做生意。堂哥为了咏洁可以活得自在,就把她带来这里。  事务所开会,翔希开小差在想给温蒂开派对的事,众人表示不要再烧大家头发了吧。  吴家兄妹来到花坊,小芳感觉这个堂哥果然也是外星人。堂哥就把咏洁拜托给振华。
第23集
   翔希借温蒂放学,看到静竹用随身包给小朋友擦伤口,原来也会这么细心。静竹让翔希转交糖果给振华,说是转换心情用的。小雄非常沮丧,翔希跟静竹刚要开口询问,雄妈妈华丽登场,带着大包小包出现,硬把小雄拖走了。温蒂跟小薇在花坊吃面,跟两个爸爸讲小雄可怜的故事。  翔希跟助手确认行程表,把5月8日空出来,大家还是对去年的烟花大会心有余悸。  飞竹端着个砂锅,在事务所楼下等映帆下班。映帆很是烦恼。飞竹说,喝酒对身体不好,烧酒虾可以代替。映帆还是拒绝了。  飞竹拿着烧酒虾回来,方妈妈很担心。飞竹问静竹,映帆到底喜欢吃什么,静竹懒得理他,问他有没有认真考虑过跟江律师之间的差距。  振华跟温蒂带便当来看咏洁。咏洁要给振华钱,说是饭钱。振华说,你教温蒂也没有收钱。发现她这么多现金放在家不安全,表示明天带她去存银行。温蒂发现黑子吐了毛球球,于是第二天又多了一项,带黑子打疫苗。  振华显然是带了两个小朋友,打针路上,温蒂跟咏洁都望着冰激凌露出渴望的眼神。诊所,黑子打疫苗时,温蒂跟咏洁反而比黑子更害怕。  回到花坊,振华让咏洁把存折收好,以后要用钱,去提款机提就好了。显然咏洁并不知道提款机是什么,振华想,这以后还有得要教。  翔希下班,发现振华跟温蒂在沙发上睡着了。振华说,今天太累了,回来就睡着了。为了温蒂可以多睡会,翔希出门买晚餐。咏洁画画时,想起今天跟振华温蒂在一起的画面,以及跟振华认识的过往,很是开心。  要上课了,可是三个好朋友却在走廊坐着,静竹来询问,才发现,原来小雄七天都要上课。静竹表示每个爸爸妈妈爱你们的方式都不一样啊。小薇温蒂都说自己爸爸考不好也不会骂她,小雄很是羡慕。  飞竹为了缩短跟映帆的差距,在家看成语典故,增加学识。一家四口又就家庭教育一番讨论。
第24集
   静竹对于小雄被迫学各种技能感慨很多,小雄上课依旧还是会困得一直趴着睡觉,体育课上站着都能睡着。  翔希问温蒂想要怎样的生日趴,温蒂想要请喜欢树上全部的人来吃蛋糕。  咏洁来花店跟温蒂画画,振华电话响不停工作忙不完,原来今天小芳没来上班,振华忙得焦头烂额。咏洁看振华来不及包花,就主动帮忙,晚上振华请她一起回家吃饭。  曾太太来学校,静竹希望她可以让小雄轻松点,但曾太太从不认为自己对小雄过于严苛。温蒂忘带蜡笔回教室去拿,翔希见曾太太咄咄逼人便以律师立场帮静竹,最后不欢而散。  振华听闻下午的事,想要找曾太太沟通一下,翔希怕他惹祸上身阻止他去。温蒂对于翔希提议转班的事很生气,翔希才发现最近自己老是出包。  晚上,翔希睡不着去找静竹,两人在公园难得地和平聊天,静竹说不会因为投诉就放弃自己的教育理念的,翔希很赞同,之后还打球放松。振华也担心静竹被投诉,看着她送的糖发呆。  第二天,振华拜托温蒂送礼物给静竹。小雄上课依旧睡觉,静竹很担心他。训导主任警告静竹再收到投诉,就要被开除,看到振华的礼物感觉很温馨。
第25集
   正熊决定回奶奶家,温蒂问他知道怎么走吗?正熊说他能走着去。静竹正在办公室里工作,正熊妈妈来问她正熊去哪里了。此时,正熊和温蒂已经坐上去正熊奶奶家的公交车。正熊妈妈跟静竹这里发疯,说找不到正熊了,很崩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翔希也来找温蒂,不知道温蒂去哪里。正熊妈妈就说是温蒂把正熊拐走了。所以这一群大人就开始忙着找两个小孩子。  这时,正熊和温蒂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路两旁的小吃店都感到很饿,正熊说他奶奶会做很多好吃的,还会给他买很多玩具。这时,翔希,振华他们都在焦急地寻找温蒂和正熊。正熊和温蒂下了车,用身上带的钱买了面包来吃。吃完就又手拉手去找奶奶,两人碰到一个捡东西的婆婆很可怜就一起帮忙。帮完婆婆又给婆婆吃的东西。温蒂他们问婆婆为什么要捡东西,婆婆解释说这些东西可以换钱的。两人帮完婆婆继续去找正熊的奶奶。  应帆来到公司,却发现翔希还没有来上班,就给翔希打电话,应帆才知道温蒂不见了。静竹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她的家人也帮忙找。应帆也开车出来找,碰到骑着自行车的飞竹。应帆很担心,赶紧下车来看。原来他们都是在找温蒂的。这时温蒂和正熊迷路了,有一个坏人要拐卖他们,温蒂很机警的跟走过的阿姨说话,那个坏人赶紧跑了。  振华找不到温蒂,想起以前自己跟温蒂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才发现原来温蒂在他的生活里是这么重要。现在温蒂不见了,自己的心像被掏空似的。很晚了,正熊想要回家吃饼干,可是他们迷路了不知道要怎么。温蒂扭头看到天桥下面的警察叔叔,想起可以请他来帮忙送他们回家的。  振华把路过的小孩子当做温蒂,天都黑了,温蒂还没有回来。振华就要崩溃了。警察阿姨吧温蒂和正带回警察局,给他们吃东西。正熊妈妈先来跟正熊说话,跟正熊道歉,说自己以后不会逼迫他学他不想学的东西了。正熊妈妈抱着正熊大哭。这时静竹,翔希振华也来了。振华再次看到心爱的女儿,温蒂走向他,他却离开了。  振华不等他们自己走了,温蒂问翔希爸是不是生气了,为什么都不理他们。三人回到家里,振华把自己关在屋里出来,温蒂敲爸比的门,可是振华就是不开门。其实振华在屋里也很伤心。翔希把温蒂弄睡以后跟振华说话,可是振华还是不愿意出来。振华就拿出钥匙进到振华的屋里。振华跟翔希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翔希安慰他只要有他在,他们的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第26集
   温蒂找回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静竹一家也很担心。晚上翔希跟静竹打电话,说温蒂已经睡下了,没事了,大家这才放心。静竹和爸爸妈妈正在说话,飞竹回来了。天,温蒂起来,没人给她吖绑头发,振华这才过来给温蒂绑头发,振华嘱咐温蒂以后不要再乱跑了,不然他们会很担心的,温蒂就一直跟振华道歉,振华看到温蒂这么乖,就蹲下来抱住温蒂,三人这才和好了。好温馨的场面 啊。  温蒂要上学去了,碰到正熊,妈妈带着正熊,振华嘱咐温蒂把邀请卡交给静竹,小薇和正熊。正熊第一个来到学校,正熊跟静竹说他以后只学习小提琴和跆拳道两门课程了。这样他可以拉小提琴给温蒂听,还可以保护温蒂不让被坏人欺负。这时温蒂和振华翔希一起来到学校正熊妈妈赶紧借口走了。温蒂把邀请函交给静竹,和正熊。振华和翔希走后,正熊把温蒂给他的邀请函给静竹看,上边写着“吴正雄,勿来”。静竹知道是翔希的恶作剧,就解释说是务必要来的意思,要温蒂回家罚翔希写字。  翔希在公司把邀请函分给办公室的同事们,可是他桌子上还有一个是送给爸爸的,这是温蒂的要求,说自己喜欢树上的人一个都不能少。他为难了,不知道要怎么交给爸爸。温蒂中午和芭比把生日蛋糕吃了,晚上回到家里,翔希就问温蒂要蛋糕吃,两人笑闹。温蒂就进屋里,问翔希黑子和爷爷的邀请函发出去了没有?振华就为翔希说话。  静竹把温蒂的邀请函交给爸爸,爸爸要求温蒂生日大家都要到场,特别是飞竹很期盼跟应帆的相见。这天,大家都来了,可是温蒂却因为吴洁茹没有来不高兴,幸好,大家来了,温蒂 很开心。  大家来到温蒂的家里,没有看到翔希和阿灿,这时,翔希和阿灿穿着超可爱的装束来了,看着两人笑闹表演,温蒂和大家都很高兴。最后,温蒂的生日蛋糕被端出来了,大家为温蒂祝福,为温蒂拿出自己的礼物,翔希送给温蒂一部手机。正熊却在温蒂的贺卡上写下“I love you”.翔希很生气。应帆看到静竹和翔希这么亲密,很伤心,飞竹来安慰她。  这时,有人敲门,翔希去开门,却发现是爸爸,他问爸爸为什么会来,爸爸说是温蒂打电话的。温蒂过来让爷爷进屋。静竹爸爸问他他是温蒂那个爸爸的爸爸,静竹说是翔希的爸爸,静竹老爸就说翔希不是说过他爸爸已经死了吗?弄得大家都很尴尬,最后温蒂爷爷借口要走,可是大家挽留他。  温蒂和小朋友拆礼物,翔希爸爸坐下来跟大家一起吃饭。静竹老爸要翔希爸爸吃花生,可是翔希说他不能吃花生的,吃了会过敏的,爸爸很高兴翔希还记得自己的这个病症。饭桌上,静竹和翔希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应帆看着很伤心,借口要走,翔希要飞竹去送。所以大家都要走,温蒂不要大家走,最后要爷爷一人住下来,还说她想跟爷爷一起吃早餐。振华就说他可以睡在自己屋里的,就这样爷爷住下来,翔希也不能多说什么。大家走了,温蒂把爷爷拉进爸比的房间。
第27集
   生日派对结束后,温蒂和爷爷去睡觉。振华跟翔希在客厅里说话,翔希承认他没有给爸爸送邀请卡,小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爸爸住在一起,可是现在他就住在这里,他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振华劝他想开点儿。第二天,温蒂帮助振华放餐盘,还特别给爷爷准备了餐盘,温蒂很高兴,爷爷出来后,温蒂还教爷爷去洗脸刷牙,翔希很紧张,不知道又要怎么面对爸爸。振华劝他放轻松一点。  翔希和他爸爸这顿饭吃的都不轻松,幸亏有温蒂一直在一旁说话。翔希送温蒂上学,却担心振华会给爸爸说什么。振华在家里跟翔希爸爸聊天,聊他和翔希,振华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向其他父子一样相处的,要翔希爸爸又耐心,要会争取。  翔希把温蒂送到学校,来到公司,心里忐忑不安,应帆敲门他都没有听到。应帆进来他才发觉。应帆问他静竹是个什么样的人,翔希说她就是一个假男人,还说她有时还很细腻,反正就是可以深交的人。应帆失望极了,没想到静竹在翔希心里这么重要。  小薇和正熊在跟温蒂说话,正熊拿出妈妈给他的手机给两人看,两人很羡慕正熊,要玩他的手机,可是正熊非常小气,都不让他们看一下。所以温蒂回到家里,跟爸比说今天可以用手机,振华说她写完作业就可以玩了。这时吴洁茹来到花店给温蒂送了礼物,是一双黑子鞋,温蒂穿上很高兴。做完功课洁茹要带温蒂出去玩,可是振华得知洁茹的工作没有做完,就要她做完工作再玩。  温蒂晚上回到家里,问翔希要手机玩,可是翔希却说现在已经很晚了。要温蒂上床睡觉,温蒂很乖的去睡了。翔希又跟振华商量他和爸爸的事情,振华要翔希既然放下了就不要再别扭了。应帆来公司又发现飞竹再等她,飞竹问她失恋的事。应帆就给警察打电话吧飞竹带进警察局。警察给飞竹爸爸打电话要他领飞竹回家,飞竹爸爸很生气,觉得很丢脸,就给静竹打电话要静竹去领他。静竹警告他要他回去好好跟爸爸说说。  飞竹回到家里,爸爸一直骂他,责备他,得知飞竹是因为追女朋友的事才被带到警察局,就跟他讲起了自己以前追求他们妈妈时的情景,教育飞竹要早日追到应帆。静竹给翔希打电话,要他再接温蒂的时候约一下应帆,她有话要跟她说。翔希来接温蒂,静竹对翔希很客气,弄得翔希不知道静竹在搞什么,很紧张。静竹说有事要麻烦他,说每星期三早上教孩子们法律常识,可是翔希却一顿乱说。  翔希回家在做静竹交给他的任务。振华不要他那么辛苦,可是翔希说自己很强大的,没关系的。静竹在课堂上教孩子们认识各种花朵,还给孩子们讲解“母亲节”的由来。康乃馨就是感谢母亲的花朵。下一节课静竹就带领小朋友们学做康乃馨,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温蒂做的很多康乃馨,说是要送给很多爱她的人。  温蒂还送给静竹爸爸一朵康乃馨,静竹爸爸很开心。而且温蒂还送静竹妈妈静竹一人一朵康乃馨。这晚温蒂在屋里做很晚功课,翔希回来,怕温蒂会出现状况,所以要看温蒂,谁知温蒂把门锁了。振华说不要她锁门的,温蒂就打开门,送给振华一大束自己做的康乃馨,振华很感动。
第28集
   翔希和振华进到温蒂的房间,温蒂送给两人一人一束自己做的康乃馨。两人很感动,温蒂说自己还送给自己喜欢的任何人。翔希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温蒂送给正熊的康乃馨也是三朵,所以就很气愤,要温蒂不要送了。温蒂却说老师说过可以送给自己喜欢的人。翔希又把这些怪在静竹身上。  温蒂跟着翔希和振华来到陈婆婆这里,温蒂送给婆婆一大束康乃馨。婆婆很高兴。为大家做饭吃,翔希在饭桌上问她儿子有么有来看她。陈婆婆说昨天儿子还来看望她的。翔希又在观察,没有看到花束,又问婆婆她儿子怎么没带花束给她,振华不要他再说话,拿食物堵住他的嘴。  吃晚饭,振华跟婆婆一起刷碗,他给婆婆道歉,说翔希只是要关心她。婆婆明白,还关心振华的事情,要振华多为自己想一想。三人从陈婆婆家里出来,和陈婆婆道别。三人离去后,陈婆婆哭着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看着温蒂送给她的花束,抱起来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三人来到停车场,温蒂说要送花给爷爷。翔希乖乖去开车,振华给翔希爸爸打电话。约好后,翔希爸爸也很激动。温蒂把自己做的花束送给爷爷祝福他母亲节快乐。爷爷说这不是变成感恩节了,温蒂说这个跟翔希说的一样。温蒂还拿出新手机给爷爷看,解释手机的由来。还问爷爷要了电话号码。  吃饭了,爷爷不吃蛋,温蒂帮他把蛋夹到自己碗里。回到家里,振华取笑翔希一直低头吃饭表现不错。翔希问他今天陈婆婆到底给他说了什么。振华说陈婆婆要他遇到心仪的女孩子就要抓紧时间。翔希笑话他,说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的。  飞竹拿着花束等应帆跟她道歉,他正在练习,却看到,应帆又被两个男人拦住,飞竹这次不敢动了,害怕这次又是应帆的客户。可是应帆大叫,飞竹赶紧过来英雄救美。飞竹做了一系列动作,吓不倒两人,就赶紧拉着应帆跑掉了。飞竹还弄伤了手臂。飞竹把应帆拉倒一处安全的地方,问她是怎么回事。应帆解释,飞竹就不要应帆再接那些危险的案子。应帆说不接就没有钱。应帆看到飞竹手臂受伤就拉着飞竹来医院包扎。  飞竹包扎完应帆要送他回家。飞竹却说他要送应帆回律师事务所,两人却碰到翔希。应帆赶紧给翔希解释,翔希不要她以后再接这种案子。飞竹回到家里被大家知道手臂受伤的事,被老爸责怪。飞竹跟静竹说应帆心里是没有自己的。  翔希这天来到学校给小孩子讲解法律知识,静竹就在外面看。讲完出来,翔希问静竹他刚才的讲解能的几分?看来翔希还是很在乎静竹的看法的。
第29集
   应帆开车去公司,想起飞竹对自己的照顾,就跟阿灿打电话要出去一下。飞竹在家看着自己为应帆做的一切发呆,最后把这些东西都收在袋子里,想着怎么去交给应帆。这时应帆被飞竹爸爸拉着来进屋子,说是要感谢飞竹的。飞竹出来,自己穿着衣衫不整的,被应帆看到,很搞笑啊!应帆没想到飞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飞竹跑进屋里,应帆把送给飞竹的东西交给飞竹的爸爸,说自己律师所有事要先走了。飞竹爸爸说随时欢迎她来。  温蒂在家里不吃饭一直玩手机,振华生气,翔希赶紧拉着温蒂去洗手吃饭。饭桌上,温蒂跟振华讲解爹地今天在学校给他们将法律知识的事情。静竹回到家里,看着老爸一直傻笑,静竹就问老爸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高兴。这时飞竹打扮整齐从屋里出来。静竹很吃惊,看到哥哥这样。老爸就跟大家说飞竹穿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了飞竹喜欢应帆的事情,还知道了应帆来看他他出糗的事情。  饭后,飞竹老爸居然还给儿子讲起了怎么追求应帆的招数,看这老爸做的。温蒂在饭后还在玩游戏,翔希也拿着电脑在温蒂旁边玩,振华要她去洗澡,可是温蒂说还有一关没有过。振华就看向旁边的翔希,翔希明白就让温蒂去洗澡,不然爸比生气就会把手机收起来的,温蒂害怕没手机玩,就赶紧丢下手机去洗澡了。  温蒂晚上睡觉都在被窝里玩手机。振华站在阳台上,翔希拿着冰棍给他,说是要降火的。振华吃着冰棍,翔希要他说出到底有什么事让他这么烦恼。可是振华不说,他要去睡觉了,要翔希把买的冰棍全部吃完。这晚,飞竹进来静竹的房间,静竹取笑他老爸还在教育他怎么泡妹妹。两人正说着,老爸进来了。  飞竹老爸居然拿出萨克斯让飞竹吹奏,讨好应帆。应帆出来了,飞竹在吹萨克斯,应帆问他在干什么,可是飞竹的曲子没有吹完就不能停下,应帆说如果他不说就要走。谁知飞竹一着急就停下了吹奏,可是音乐还没有停,飞竹赶紧解释说自己是在练习。应帆就说她要先走,可是走不远又折回来,问飞竹什么时候下课,他们可以一起去吃饭。谁知应帆不知被谁撒了一身水,应帆赶紧回去换衣服。老爸提着水桶从旁边过来,飞竹责怪老爸坏了自己的好事。  翔希接着温蒂遇见静竹,就跟她一起吃饭,打电话给振华说不回去吃饭了。振华在发呆,吴洁茹来了,振华要她坐下来吃饭,他却吃零食,洁茹看到就阻止他,振华说这是例外。洁茹就也拿起振华吃的零食尝了一口,是甜的。洁茹发现振华很落寞。静竹和翔希温蒂一起去吃饭,被人误会是夫妻,温蒂跟服务员解释。
第30集
   飞竹发呆,尼欧过来跟他讲话。飞竹问他怎么样去追求女孩子。尼欧帮他出主意,又用车作比喻,要飞竹去推一推应帆,让油路顺利一点。飞竹不知道怎么推。尼欧告诉他可以写情书,飞竹说他写过,可是应帆根本就不收。于是尼欧自告奋勇为飞竹送情书。  尼欧来到应帆的律师所,要把情书交给应帆,却碰见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他就跟小佩互相认识,让小佩把情书交给应帆。小佩来到应帆的办公室,一看是飞竹送来的,就对小佩说以后再收到这种类似的情书就扔掉就行了。尼欧回去告诉飞竹,他碰到了一个心仪的女孩子。不知道哪个女孩有没有送给应帆。  温蒂问爸比什么是夫妻脸,翔希解释。温蒂说有人说她跟静竹长得很像,是不是也是夫妻脸。还有爹地和静竹也长得很像,是不是也是夫妻脸,大家都是夫妻脸啊。三人正在讨论夫妻脸呢,洁茹来了。洁茹看到振华不在,就把糖果交给翔希让他把糖果交给振华。翔希就想到振华确实有事瞒着他。翔希进屋告诉振华说外星人交给他很甜很甜的糖果给他吃。翔希要趁此问振华,可是振华就是装糊涂。翔希说他会在房间等他的。  振华进来翔希的房间,翔希要他说出心事。振华却说他吧翔希最喜欢的内裤洗破了。翔希问的根本不是这件事。可是振华就是一直装糊涂,弄得翔希没脾气。飞竹又写情书给应帆,静竹看到。静竹取笑他是不是当了炮灰了,飞竹就把他和应帆的是告诉静竹,静竹大笑。振华想起他和翔希以前的约定,不要同时爱上同一个女人,很是苦恼,因为他看出翔希也很喜欢静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尼欧又来送情书,遇见小佩,小佩说应帆是不会看的,尼欧就说要让飞竹当面念给她。小佩说应帆是不会看的。尼欧不管三七二十一,交给小佩两封书信,还说其中之一是给她的,要她一定要看。尼欧回到车行,跟飞竹说应帆根本没有看他的情书。飞竹很遗憾的说那她就不会笑了,尼欧问为什么,飞竹就说他写的情书里面是笑话,都很可笑的,是他从情书大全里摘抄的。飞竹决定不管应帆看不看就要继续写下去。  小佩该素应帆,飞竹要每日一件还要来念情书,应帆就很紧张。翔希还在想办法套取振华的心事,跟他喝酒。他本想着把振华灌醉了后们就可以让他说出心事,谁知自己却先醉了。他告诉振华,他很喜欢那个静竹。振华猜的没错,这下麻烦了。自己要快刀斩乱麻了。  温蒂在爸比的花店写作业,看到爸比又在发呆,就赶紧一个小动作,弄醒了振华。翔希开车来到飞竹的车行,要他帮忙修车。飞竹趁机问起应帆。翔希就跟他提意见,谁知静竹过来又跟他磨嘴皮。振华给他打电话,谁知在电话里听见了静竹的声音。  翔希很晚回来,振华还没有睡觉。翔希看到温蒂的衣服在沙发上,就要给温蒂送进去。谁知两人进来看到温蒂在被窝里玩手机。


百度一下 两个爸爸

  • 上一个剧情:

  • 下一个剧情:
  •   ★ 相关电视剧情
  • 推荐电视剧情
  • 设为首页 | 剧情录 www.juqinglu.com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本站,方便下次回来。